歡迎來到廣東德律信用管理股份有限公司!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您現在的位置: 新聞中心
 

新聞中心

新聞中心

工行牡丹卡中心郎培杰:關于“信用卡消亡論”的探討與思考

發布時間:2015-03-07 作者:Admin 瀏覽次數:3030

移動支付在近兩年呈爆發式增長態勢,生物特征支付也蓄勢待發,有專家學者認為信用卡將成為21世紀的恐龍,招商銀行也曾提出“消滅信用卡”的戰略目標,這些現象支撐起“信用卡消亡論”,成為業界學界爭論的熱點。筆者認為,信用卡的實體可能被手機等移動終端代替,但信用卡支付邏輯在現代信息技術下將更有生命力,只要存在信用支付需求,信用卡將生命常青。


 

信用卡不單純是一張卡片,其實質是一種支付邏輯


 

最早的信用卡是商業信用卡,是持卡人據以先簽單后支付的憑證,銀行信用卡出現后,信用卡正式演變成為銀行先為持卡人的消費墊款、持卡人事后向銀行還款的電子支付工具,是貸款與支付的結合體,是電子化信用支付的化身,成為一種獨特的支付邏輯,而實物卡片僅僅是這種支付邏輯的載體和實現方式之一。


 

在電子支付的時代,無論信用卡支付方式如何創新,信用卡的支付邏輯都沒有變化,這種邏輯就是“指示支付”,即持卡人指示銀行向收款方劃撥資金,資金支付過程實質上是銀行進行電子符號記錄(即借記、貸記)的過程,整個支付過程被劃分為指令的“發起、傳輸、驗證、執行”四個環節。其中,指令“執行”環節是由銀行實施的,而前三個環節銀行和第三方支付機構均可以實施,支付創新就是這三個環節創新的無限組合。之所以只能由銀行最終執行支付指令,是因為只有銀行擁有存放資金的賬戶,賬戶是支付擺脫現金支付的根源,更是放飛支付創新想象力的原動力,有了賬戶,透支、分期付款等信用支付方式才得以實現。


 

“移動支付”和“生物特征支付”的興起是“信用卡消亡論”的主要依據


 

只要存在商品交換,支付就不會消失,但支付的工具和方式會不斷演進和自我革新。從貝殼到金銀、鈔票等一般等價物,從現金到支票、信用卡、移動支付、生物特征支付,都是支付工具與模式的革新。由于移動支付、生物特征支付等更先進的支付模式使得客戶在電子支付中無需攜帶實體信用卡,而且可以獲得更大的便利、更好的體驗,一旦得到普及,消費者對傳統刷卡驗密或刷卡簽單支付的需求將大幅減少乃至消失,因此其成為了“信用卡消亡論”的主要論據。


 

實際上,移動支付的概念并不嚴謹,按照“互聯網金融概念之父”謝平教授的觀點,支付本身就具有移動的屬性。筆者認為,所謂移動支付是移動終端支付的簡稱,是指借助移動終端的通信功能發出支付指令并驗證付款人身份、最終完成貨幣資金轉移的過程?,F代電子支付的核心問題是支付指令發起模式和付款方身份的驗證,移動支付在這兩個環節上比傳統信用卡支付更先進,具有更好的支付體驗(主要體現在近場支付的非接觸式閃付和遠程支付的線上快捷支付),契合了現代人快節奏生活的需求。移動支付具有強大生命力最主要的原因有兩個:一是移動終端的隨身性使移動支付具有隨時隨地性;二是基于芯片的移動終端具有強大的容納能力、整合能力和可擴展能力。手機芯片可容納所有發卡銀行的支付賬號,甚至可以整合“衣食住行醫”等生活類賬戶,生活和金融兩類賬戶可以實現即時互動。當然,部分移動支付并不基于芯片,比如HCE云支付等,但其業務邏輯與基于芯片的移動支付邏輯類似,即驗證卡片數據完成信用卡綁定、下發并存儲Token、支付時上送并驗證Token,整個流程是手機端的數據運算和銀行服務器運算數據的結合。生物特征支付即以指紋、人臉、聲紋、虹膜、指靜脈等人體特征,經過特定算法形成唯一性的標識,用于支付指令驗證,這種支付模式在便捷性和安全性方面將前進一大步,客戶無需攜帶任何卡片或移動終端即可完成支付,同時使卡片造假和盜用變成一件很難的事情。


 

不能簡單論斷信用卡將會消失


 

筆者認為以上論據不能簡單論斷信用卡將會消失。如果僅將信用卡定義為實體卡片,從這個角度來看,信用卡數量確實會越來越少,這是技術進步的必然,但實體信用卡消失的進程不會很快,原因有三:一是目前還不能完全解決移動支付的安全問題,尤其是大額支付的安全性問題;二是移動支付的受理環境搭建與完善、客戶移動支付習慣的形成尚需時日;三是生物特征支付中,人體特征信息采集需要巨額的成本投入,不僅需要大量專業化識別儀器,客戶從接受、認同這種支付模式到向支付服務機構提供個人特征信息,也需要較長的過程,這些因素在一定時期內將制約生物特征支付產品的研發推廣。個人支票、信用卡經過長時間的發展依然不能完全替代現金支付,因為現金支付有其存在的特定需求;同理,新興的信用卡支付方式徹底代替傳統實體信用卡也將是一個漫長的過程。


 

如果將信用卡定義為一種支付邏輯,信用卡不但不會消失,而且生命力將更加旺盛,信用卡將與信用支付需求相伴相生。如前所述,作為一種電子支付工具,信用卡的支付邏輯是穩定的。如果將信用卡喻為一個形神兼備的支付模式,那么支付邏輯是“神”,實物卡、手機、乃至生物特征都是“形”。“神”是穩定的,“形”是變化萬千而且可以更新換代的,“信用卡消亡論”僅指“形”的消失。近來,ApplePay、HCE云支付、數字信用卡、支付寶快捷支付的興起,就是實體信用卡消失的印證,但其背后的系統處理機理沒有脫離支付指令發起、傳輸、驗證和執行的邏輯,即便生物特征支付亦如此。因此,如果從絕對意義上探討信用卡是否消失,應該是探討這種支付邏輯是否消失,顯而易見,這將是很遙遠的事情。


 

數據表明,目前銀行卡已成為非現金支付最主要的工具。伴隨全球尤其是新興經濟體銀行卡受理環境的持續完善,信用卡將在相當長時期內保持較快發展。我國銀行卡滲透率僅有48%,與發達國家相比還有很大發展空間。另據IMF預測,未來十年中國將成為世界第一大經濟體,到2020年我國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中等收入群體持續擴大,為信用卡產業持續發展創造了良好條件。信用卡是市場經濟的產物,換言之,是信用經濟的產物,信用支付需求的規模決定信用卡業務發展潛力。截至2014年末,我國信用卡總量達4.55億張,授信總額達5.60萬億元,應償信貸總額2.34萬億元,人均持有信用卡約0.33張,而美國在2011年即達到了人均7張信用卡,卡均負債8000美元,假設我國達到人均2張信用卡,卡均負債1000美元的話,則潛在的信用卡貸款約為16萬億元人民幣,潛力巨大。


 

雖然信用卡產業前景光明,但未來的競爭將更加殘酷,發卡行需要高度關注以下四個問題。


 

一是移動支付中發卡銀行的競爭焦點問題。由于移動支付對各家銀行信用卡進行了整合,某一張信用卡對用戶來說僅體現為一個賬戶,只有交易活躍的賬戶才能給發卡銀行帶來業務量、收入以及數據流量,因此,未來信用卡業務競爭的核心首先是客戶競爭,其次是賬戶使用率的競爭,發卡銀行必須培養和強化消費者的使用偏好才能確保賬戶活躍率穩定和上升。


 

二是移動支付的模式問題。移動支付的競爭不僅僅是一家銀行單一產品的競爭,往往是一套支付系統、支付模式的競爭。例如,火熱的HCE云支付和ApplePay是發卡行、卡組織乃至終端廠商共同開發的支付模式,單一產品功能(如信用卡功能)將通過相關產品的功能(如iPhone的功能)得到優化加強。在這套支付系統或支付模式中,終究有一個主體起主導作用,并在利益分配中獲得較大收益,這個主體可能是發卡行,也可能是其合作伙伴,關鍵在于支付模式中誰的產品或誰扮演的角色對市場的吸引力和控制力最大,如果發卡行的客戶數和賬戶活躍率高度依賴蘋果公司等合作方,則合作方之間議價能力分配將顯而易見。


 

三是Token化的支付體系對支付生態系統的潛在影響。Token化是國際卡組織為提高移動支付安全性而設計的一套方法,時下國際上火熱的ApplePay即用這套體系進入支付領域。Token用一串字符代替真實卡號參與安全認證與支付交易,其廢止與換發不影響原有銀行卡使用,相當于虛擬卡,Token服務提供商(即TSP)負責這種虛擬卡的發行、受理與清算結算,如果Token被大規模使用起來,則TSP將成為非常強大的集發卡、受理、清算結算于一體的龐大支付機構,對現有支付產業體系的各參與方都有很大影響,掌握Token的主導權將成為各方合作的焦點問題。


 

四是生物特征支付中人體特征數據保護與支付安全問題。信用卡支付具有金融和數據雙重屬性,正是由于其數據屬性,信用卡業務才能隨著信息技術進步而向縱深發展。生物特征支付產品問世后,無疑將引發一場史無前例的人體特征數據爭奪戰。筆者認為,大多數支付服務消費者不會將自己的人體特征數據同時提供給多家支付機構。因此,支付機構如果在獲取數據上失去先機,很可能導致其在市場競爭中慘敗。當然,有些技術先進的支付服務機構也許并不存儲指紋、虹膜等直接的生物特征數據,而是通過存儲一系列“散列標示符”借助特殊算法來確認被掃描的生物信息與存儲的信息是否一致。雖然指紋不會丟失,但可能仍被不法分子通過玻璃板等途徑收集,進而偽造生物特征信息,因此,生物特征支付的安全級別以及密碼和生物特征到底哪個該作為第一道安全防線,將是一個非常值得深究的問題。


?

粵公網安備 44010602000628號

精品国产丝袜在线拍国语_精品国产自在现线免费观看_黄网站色视频免费直播